119先生

一松中心!超可爱啊一松!
虽然喜欢吃一松受,但貌似是总攻的样子= =
不管啦,是攻也吃!

对不起,住校党才收到!比想象中美美美!对戒盒和请柬都非常厚实,质量一级棒!

烦烦的那个剑柄上全都是小蓝钻,一个不落!喻总的六芒星周围也都有!

非常良心,非常符合两人气质的周边,第一次双十一这么开心(喂!)

啊,反馈别的妹子比我详细多了,主要是来炫耀自己的努力:

别踩白块从五秒练到八秒多,看了淘宝抢购技巧,提前三天加入购物车,请假在家用电脑,清空电脑垃圾,及其找了五个朋友一起(最后只有我抢到了啊啊)……

以及最重要的,牺牲了期中考试成绩(炫耀个鬼啦你!)

说笑啦,最重要的当然是感谢太太,第一次看到有人愿意做这种费力的事!一直默默看着进度,心疼太太。


最后,占TAG抱歉,过几天就撤销。

PS:戴在无名指上真不是我饥渴,而是手胖胖哒食指带不上ORZ

嘲笑在下手的就算是喻黄党也要死(赤司脸),它真的是洗澡被泡肿的相信我QAQ

【喻黄】靠,谁要叫你队长!

设定是蓝雨训练营期间,已经内定了喻文州的队长身份,但是黄少天还是不愿意叫他队长的故事。

可能OOC,私设有,注意心脏强化

欢迎吐槽

ready?go!





“这是嘉世上个月的对战视频,魏老大让我给你,喻、喻文州。”黄少天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,浑身上下都别扭,于是微不可察的耸了耸肩膀,仿佛衣服内里的标签刺着柔软的颈肉。

什么都逃不过喻文州的眼睛,他知道是魏琛要求黄少天改口的。不过没有戳穿,笑着接过碟片:“那真是谢谢少天了。”

黄少天点点头,然后摸了下后脑勺,不知接下来该说些什么,索性一溜烟就跑走了。

目睹全过程的室友看到人走远了,走上来笑着打趣:“恭喜啊队长,黄少开始喊你名字了!快要乐疯了吧!”

他是唯一一个知道喻文州喜欢黄少天的人,有次无意中看了眼喻文州扔在床上的速写本,里面满满的都是黄少天——开怀大笑的黄少天、战斗时专注的黄少天、叼着棒棒糖看天发呆的黄少天,以及,笑的嚣张跋扈的黄少天。

说不惊讶肯定是假的,两个男人倒其次,最重要的是,喻文州喜欢的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黄少天呀!黄少平时怎么对他的皇天厚土实所共鉴,简直极尽挖苦之能,喻文州这绝对是找虐。

而喻文州听罢只是笑笑:“少天其实很可爱的。”

黄少再可爱,对你不可爱有个屁用。室友撇撇嘴,长时间的相处,他心中的天平明显倒向喻文州:“等黄少不得不叫你队长的时候,那才叫爽呢,不知道什么表情,呵呵。”

看室友满脸遐想,其实喻文州内心也是有些期待的。但是他告诉自己——不急,只要证明自己的实力,那一天总会到来。





可惜这一等就等到了两人第四赛季出道,黄少天依旧喻文州长喻文州短,时不时还要闹个小性子,不服了就拿着账号卡PKPKPKPK叫个不停。

新闻发布会那天,两人之前正好发生过争执,黄少天鲜见的抱着双臂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,冷眼看喻文州如行云流水般回答问题。

“喻队,魏队为什么会把队长的位置交给你呢,黄少天副队长也是个很有竞争力的人选啊。”

“魏队可能是有他的打算,我能做的就是干好分内的事罢了。”

“您觉得黄少天副队长是个怎样的人呢?”

“少天是个很有天赋的人,而且也很努力,他会成为蓝雨未来的王牌。”

“您叫他少天,看样子是关系很好喽?”

喻文州一愣,内心苦笑,心说我总不能告诉你们,我和他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吧?于是,笑着说了个字:“嗯。”

喻文州一开口,身后的队员顿时想笑,可惜只能憋着,表情异常痛苦。郑轩更是把头埋在黄少天肩上,整个人一抽一抽。

黄少天冷哼一声,声音不大却让整个会场都安静下来了。他本意不是如此,没想到众人会有这么大反应,于是竟僵在那里,有些许手足无措。

记者嗅到了猛料的味道,就不可能轻易放过他,于是挤破头的把目标转向黄少天。

“黄副队,这是不认可吗?”

“黄副队,您有什么话要对喻队说吗?”

黄少天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,但是觉得不能输了气势。再加上不久前的不愉快还没消气,说话也有些口无遮拦:“没什么,喻文州还要加油,免得跟不上队伍。”

“您这是很不服气啊!”

黄少天刚想开口,就看到喻文州转过头来平静的看了他一眼,脸上敛起了笑意。他当即吓得不能动弹,话到舌尖硬生生吞了回去。

总是笑的人不长发怒,但是被触到了底线反而最为可怕,是绝对不能招惹的一类人。

黄少天觉得自己说错话了,平时里再怎么讽刺挖苦也没什么,但是在记者会上闹脾气也难怪喻文州会生气——这不仅是丢了他喻文州的脸,还有整个蓝雨的颜面。





果不其然,会后喻文州让队员们上大巴准备去定好的酒店,自己和黄少天则暂时留在了会场。人流已经散去,只有清洁工还在做最后善后工作。

喻文州不再与他嬉笑,冷着脸批改手中的文件,把黄少天晾在一边。

黄少天好几次想开口,但是又停住了,向死敌道歉不仅需要勇气还要牺牲尊严。但是错在他,他又实在忍受不了沉寂,于是最终服软了:“别生气,我错了!”

“少天错哪了?”

“不该在记者会的时候那么说你.......”

“不对。”喻文州摇了摇头,站起身逼近黄少天,“少天错在没有身为队员的觉悟,蓝雨的队员不会让蓝雨丢人。明天的新闻头条你能猜到吧,主题不是你也不是我,而是蓝与内部不和。”

黄少天耷拉着脑袋,不能有任何话来反驳。于是手指轻轻绞紧衣摆,支支吾吾道:“你......你说怎么办?”

喻文州看到他这样子其实气消了大半,他也明白教训应该点到即止。于是重新笑起来,双手伏着对方的肩膀,将对方按在墙上,吐息尽数喷在黄少天的耳廓里:“叫声队长听听?”

不出所料,黄少天呆了几秒,然后捂着耳朵用力推开他,耳尖泛红:“靠靠靠靠靠靠靠,喻文州你这人趁火打劫啊。你说加练写检讨斩首示众我都忍了,叫队长是个什么鬼!什么鬼!再说我心中的队长只有魏老大一个,就他一个,别以为现在头衔比我高就可以欺压良民,我不叫我不叫我就是不叫!”

喻文州有些无辜的看着他,摊开手:“让你叫队长是为了让少天有点做队员的感觉,再说这么简单的事,对少天来说很费劲?”

要说这么弱智的激将法,现在的黄少天打死都不会上当。但当时他处在中二期,本来脑活就不太够用,再被喻文州之前一通吓唬,早就乱了方寸。

所以他果断接受了挑战,咋咋呼呼道:“你少来,给我听好了。d.....dui......dui.......”黄少天平时的伶牙俐齿此刻早就不复存在,他低着头,脸早就红透了,脑子里像浆糊似的黏黏腻腻。

真不能怪他矫情,从吊车尾到喻文州到队长不过短短一个月,跨度太大让他吃不消,再加上面前的人是他单方面认定的死敌,这话更是说不出来了。

“不行,喻文州,我说这次就放过我吧。”黄少天右手捂脸,左手摆个不停。

喻文州呼了口气,宠溺的点点头,虽然没听到那句队长有些可惜。







时间总是飞快,转眼又过去了几个月。

蓝雨在与嘉世对战的友谊赛上首次获得了胜利,虽说叶秋因为去给苏沐橙的哥哥扫墓没有参赛,但是其他人也都是顶尖高手,对于一个还在磨合期的新人战队来说,已经算是巨大的胜利了。

一群年轻人在包下的酒店狂欢,第一次毫无忌惮的喝酒,个个烂醉如泥,走路都要扶着墙。其他人还算好,起码能动弹,黄少天直接扑街,倒在酒店的地板上就呼呼大睡。

喻文州向来酒量惊人,再加上自己十分节制,至今双眼清明。他安排好了其他人,自己去扶倒在地上的黄少天,黄少天感觉有东西可以支撑,也不管是谁,拼命挂在对方身上。

于是两人就形成了环抱的姿势,黄少天的手臂还搂着喻文州的脖子,一个劲呵呵的傻笑,像个小太阳。喻文州觉得尴尬,想要退开一点,可惜醉鬼最缠人,死活不松手。

黄少天觉得清醒了一些

,视网膜成像,看清了自己搂着的是谁。他竟然没有抗拒,反而笑声更大了:“我们赢了?”

“对,我们赢了。”歪着头想了一会儿,喻文州还是补充道,“我们以后要赢得更多,不管是微草还是嘉世,我们都要赢。”

黄少天晃了晃脖子,把下巴搁在喻文州肩上,两人此刻看起来亲密无间:“你今天的战术太厉害了,把他们唬的一愣一愣的!我以前偷看你的笔记,看到你已经构思了这个战术的雏形,当时觉得要是能用到实战中一定很厉害,但是以你的操作,我还以为没有那一天了,哈哈哈哈。”

喻文州沉默了,他突然回忆起室友的那个问题:“你为什么会喜欢黄少?”

他喻文州不是傻瓜,所以他明白——黄少天是这个世界上最瞧不起他的人,同时,也是最瞧得起他的人。

对于一个忽视的弱者,没有人会总是蓄意挑衅,没有人会在每次观摩都坐在他身边,没有人会在蓝雨和嘉世对战的时候对自己说认真看,没有人,没有人会偷看一个吊车尾的笔记,在末页画上到此一游的小人。

魏琛也好,其他人也好,他们从不嘲笑他,但他们也未曾相信自己有才能。

只有黄少天信了,所以处处留意,漏出獠牙,像是怕些什么。

黄少天紧紧抱住喻文州,仿佛不可置信的大叫:“我们赢了,而且要一直赢下去,队长!”

喻文州忘记了呼吸,他看着对方被液体湿润的双唇,鬼使神差吻了上去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,只是强硬的按住黄少天的后脑勺,加深这个吻。

酒精的味道交错,浓烈的逼近燃点。舌头绞在一起,黄少天感觉津液顺着脖子流下。

他迷迷糊糊,发出软糯难耐的呻////吟。

终于,因为酒精和缺氧的双重夹击,昏睡过去。







等他醒来,已经躺在了自己宿舍的床上,身上换了睡衣,浑身清爽,似乎被擦洗过了。

他踢挞上拖鞋,捂着脑袋打开了房间的门,刚巧遇上了路过的喻文州。

四目相接,动作都变的迟缓。

黄少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先开了口:“昨天你把我送回来的吧,谢了。”

“没什么,少天还难受吗?”

“那,那啥,喻文州,我做了个梦。”黄少天鼓起勇气,扯了一个毫不相干的话题,“我梦见我喊你队长了。”你好像很高兴。

“我没啥意思,就是觉得吧,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,虽说是在梦里,我又喝了酒,但是以后干脆都这么叫吧。你怎么想,队,队长?”

喻文州惊讶的睁大眼睛,但很快又回复了平静的微笑:“好的,少天,不过在你梦里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?”

不等他回忆起来,喻文州附身压上,第二次吻了他。

柔软的触感使黄少天记忆复苏,拼命推开他,涨红了脸:“妈呀,队长你和我做了同一个梦!”

喻文州笑弯了眼角,黄少天不禁想起湖上的微风,在水面吹起了皱。

他听见对方柔和的嗓音,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。




“真的,就像是梦一样。”







【FIN】





因为全职翻的很快,有不科学太正常(你滚)

这次写出了一点自己的理解,欢迎交流,觉得喻黄这俩人太甜了!

最后,想看这个设定下的黄少在OOXX时被欺负的哭着喊队长,跪求太太满足!(这人变态)

【喻黄】我男朋友和你们想象中的不一样啊啊啊!

只是一些喻黄私设

可能OOC,注意心脏强化

欢迎吐槽

Ready?go!



第十赛季,由于蓝雨战队发挥不佳,前来合作的广告商有所减少。

其实这是很正常的现象,每个赛季除冠军队外,各大战队都有一段经济紧缩期。

然而,在一个只有不会过日子的大老爷们聚集的少林寺,一个明明是少林寺却完全做不到勤俭节约的蓝雨庙,这根本不是经济紧缩而是金融风暴!

经过慎重考虑,方丈喻文州表示我们每周的酒吧狂欢结束了,把脏衣服打包送干洗店的日子结束了,不仅如此,食堂可能要降低档次了。

他要求队员写出淘汰的十道菜,收上来一统计,白切鸡甩第二名八条街。

喻文州笑着随手把问卷扔进垃圾筒里,温和的说:“我想到一个赚钱的方法。”




第二天,蓝雨战队推出了总部一日游的活动,人数爆满。

本来以为来的是一群抠脚大汉,黄少天没怎么准备,T恤加裤衩蹬着双人字拖就来了,balabala说自己走的是亲民路线,让屌丝门体会到家的温暖。

结果,看到众多的妹子他整个人都斯巴达了,大喊着卧槽冲进更衣室里。

出来后,帅的画风都变了。

郑轩一脸胃疼,别人不知道就罢了,他可是亲眼撞见过自家正副队亲热的男人。黄少你打算怎么的啊,敢给队长带绿帽,人生美好何必寻短见。


然并卵。

黄少天打扮的再帅也只能吸引基佬,妹子们哭着拜倒在蓝雨队长的西裤下,纷纷表示我要给你生黄少。

黄少天不干了,觉得男性尊严受到了挑战。

“靠靠靠靠靠,算怎么回事啊,队长受欢迎我理解,但是也不能垄断经营吧,有违公平竞争的原则!说本剑圣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有点过了,好吧,虽然有点过但就是事实,我再不济也是荣耀小太阳吧,她们怎么这样对我QAQ”

郑轩被吵得头大,出言打断:“她们喜欢他会做饭。”

“外人不懂别瞎说,我俩在一起都是我做饭好吧,队长做的根本不能吃啊啊啊!”

“她们觉得不挑食的男人比较帅。”

“我不服,为什么我背锅!队长也不喜欢吃秋葵,只给我盛,自己碗里一根没有!”

“她们觉得冰释前嫌的队长很包容。”

“靠,说的就跟我在训练营期间没挨过他揍似的。阿轩你是知道的,队长平时不吭不响,那发起恨来我只有被吊打的份啊,怎么不夸夸我!”

“她们觉得他什么都依你。”

“胡扯胡扯胡扯胡扯,那为什么我还在下面,黄傲天我第一个不服!”

郑轩怎么觉得这是借抱怨之虚,行秀恩爱之实。

面前的金毛摇着尾巴,仿佛表示你们都是弱鸡,只有我最了解我家队长。都麻利儿的从他身边滚开滚开,别逼我发大招!

懒得参合情侣的小打小闹,到头来受伤的只有单身狗。于是郑轩带上墨镜潇洒离开,深藏功与名。


郑轩走了,没人唠嗑,黄少天想了半天还是墨迹到喻文州的寝室。对方正在整理笔记,看到他来只是笑笑,没有招待。

黄少天没有抱怨,没有吵闹,拉了把椅子坐在不远处,看着喻文州柔和的侧脸,灯光打在上面,浓淡刚好。

很多人觉得喻文州能忍受黄少天日夜不停的垃圾话当真乃神人也,他觉得特委屈,自己场下又不是看不出眼色的逗比。

粉丝觉得喻文州无坚不摧。

黄少天知道第十赛季结束后,队长捏着眉心,没有和记者舌战群儒的游刃有余,只有疲惫。

粉丝觉得喻文州对恋人成熟大度。

黄少天知道每次自己去找叶修时他都很警惕,尽管脸上挂着微笑,但却像个普通年轻人那样闹脾气。

粉丝觉得喻文州和黄少天是最好的挚友。

黄少天知道,他们是最好的恋人。



等待间,他昏昏欲睡,很快却又猝然转醒。

由混沌变清明的那一刻正好撞上对方的眼睛,里面光芒万丈,亮的惊人。

彼此都有一瞬间的愣神,喻文州还保持着给黄少天盖毯子的动作。然后,轻轻交换一个吻。

“想喝些什么?”

“可乐可乐,冰镇的!在午休醒来后一罐冰镇可乐绝对赞爆了,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啊!”

喻文州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发顶,柔软的发丝穿过指尖,他笑得眉眼弯弯。

喻文州径直走到房间里的小型冰柜处,给自己和少天一人拿了一罐。在认识对方之前,他倒是很烦喝碳酸饮料。

在递给黄少天时,喻文州抽了张纸把上面的水珠擦的干干净净。自己的那罐却是一个劲的滚落,冰冷的液体悄悄钻进袖子里。

有一件事,粉丝好像说对了。

黄少天笑着扑上喻文州,把对方推的一个踉跄:“队长,你好苏!”



愿意为我着想,愿意为我改变些什么。

知道对方不在外人面前展露的小毛病,并把它作为可爱之处去爱,说时来不及思考,思考后还是这么说。

你看到的就是最真的,因为我们找到了最合适的距离。

黄少天和喻文州可能就是这样一年年的走来,并将要一年年的走下去。


“队长队长………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
走过荒芜和繁盛,悲喜便都分担过。

誓不移,梦犹在,永相随。


【FIN】


呃呃,连夜码完了。

原因是看到一个太太的文,突然就想恋爱了,然而没有男朋友,所以……(滚

你们肯定有过这种感觉吧!

因为全职是考试前快速补完的,有什么不科学的地方很正常(喂!

能让你们喜欢自然是最好的(躺平打滚